游舟

磕爆漫威

【启红】论霍仙姑眼里的一个连九门都并没有到齐的伪似九门集会的集会(霍仙姑:我想掀桌(ノꐦ ๑´Д`)

大概算是霍仙姑视角吧……

启红 副四 九八(是这名儿不?左右就是九爷和八爷)

有点崩人设

设定比较妙

BUG有点多

正文

近来九门决定要搞个劳什子的集会

然而三爷和六爷相邀出门去游山玩水去了所以,九门集会是个假的

由于三爷六爷不在

九爷家过于沉闷

八爷家就是个香堂

霍仙姑是个女伢子不便带人去

五爷家全是狗,肯定不好在

四爷不想带

二爷家不好开门迎客

佛爷家宽大舒适等非正常理由——来自佛爷

最终定下了就在佛爷家聚

关于这事儿,霍仙姑只想说,不就是张启山舍不得二月红四处跑,红府离张府近,又舍不得让二月红收拾吗!至于这么找理由吗?

我就觉得九爷家挺好的,有书香味儿

八爷家好,有佛香味儿,这是信仰!

我家好,我挺乐意带人去,没什么不方便的!

老五家有狗有生机!

四爷家还有橘子皮味儿呢,治咳嗽!

但是……不管霍仙姑如何反对

该来的还是来了

然而,当她在大门口集合的时候,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缺席

二月红穿了身绣了绿竹的的长袍,张启山披了件绿的军装

副官刚从荒郊野岭的回来就穿了件粗麻的衣裳,橘子皮反正向来都是那身装扮

算命的穿着灰色的长袍袖子上翻出些白,解九爷穿的灰的西装里头搭了件白衬衫

五爷穿着和五寸钉的狗链儿同一个色儿的马褂

……

…………

………………

…………

……

集体情侣装吗?掀桌(ノꐦ ๑´Д`๑)ノ彡┻━┻

大家都进屋时,注意到这张府咋到处是地毯,还堆着一堆软垫

二月红莫名钻到佛爷身后……佛爷陈述道:“近来,红儿比较喜欢往地上坐……怕他冻着。”

说完,把二月红捞到怀里揉了揉头发……

八爷不干了:“九爷,你看人家佛爷,你就让我养头驴嘛~九爷~你最好了~”

“好。”解九爷捏了捏八爷的脸,甚是宠溺

“还,还,还有糖油粑粑!我要两袋!”

“不行,最多一袋。”解九爷敛了些笑意

“为什么……”八爷的脸鼓得像个包子

“你最好以后好好吃饭,不然,一袋都免谈……当然,还有你的驴。”九爷蹙了蹙眉。

“好嘛,一袋就一袋,驴也不可以反悔哦!”八爷做坐到沙发上,气得像个包子

九爷坐下把人搂怀里,八爷放了气,开始话唠:“九爷,我跟说啊今天……”

九爷一脸的温柔?!要溺死人啦!

要讨论这种无意义的问题,为什么不回去再讨论!

霍仙姑瞟了一眼橘子皮儿,近来脸红得像小龙虾,而不是橘子皮儿,副官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佛爷,你家副官这么照顾人你不管管?!

霍仙姑愤怒地瞪向佛爷

佛爷万分狗腿地问二月红:“你看我家副官,对橘子皮儿挺好嘛,对嘛……”

二月红,颇有孺子可教也的意味把佛爷拉到另外的沙发上坐

然后悠悠地找个软垫坐地上,把头靠在佛爷腿上

开始研究如何让佛爷加入马吊的比拼,给他放放水

省得一天看着老八老九你放点儿水,我放点儿水,把钱都给捞了

霍仙姑【尔康手式】不可置信

二月红!你徒弟的橘子瓤都给人看过了!你就这态度!

还有,你那熟悉的动作,满意的表情是想干嘛?!

直到霍仙姑坐下的时候才发现,佛爷二月红占了单人座的沙发,反正二月红坐地上

隔壁副官和橘子皮儿也占了一人儿座的沙发,副官站着……伺候橘子皮儿呢

老五老八老九整了个三人儿座的,八爷躺着,九爷搂着,老五抱着狗亮着

然而

霍仙姑发现,这就是个尴尬的结局,她一个人坐着两人座的……

……

空虚

……

寂寞

……

霍仙姑表示,她只想掀桌,好吧!

还有这么玩的!

聚会就在这么个尴尬的场景中开始了

--完--

首先,希望大家喜欢

其次(前提是有人看)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封了封了

@幽檀 抱图来的(*^ω^*)(≧∇≦)/

战战变成了兔子!【沐蛋/副嘉成磊嘉希光粤澍】
当某年大年三十前一周韩沐伯小老头儿起床的时候下意识看向对面的床,
然后,没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儿【当然还没有确定关系】——
通常情况下只要没人用薯片召唤就绝对不会起床的战战。
然后,韩沐伯小老头儿还略有些懵逼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然后,飞快穿衣满屋子地找战战。
然后,在找遍了客厅,厨房,零食屋,书房,进入了卧室,看到了磊磊怀里露出大眼睛的嘉嘉,对着老谷撒娇的小伍,陈导旁JPG的光光,早上细细为某粤傲娇拉被子的白老师,饱受刺激,却依旧未找到战战的情况下——终于想起了手机,
然后,在磊磊的不开心,嘉嘉的关心,老谷的鄙视,小伍的害羞,陈导的淫笑,光光三好少年的热情,某粤傲娇的傲娇,白老师的说教中,满怀希望地打了电话,
然后,肖战的电话在床上响起,
然后,韩沐伯小老头儿掀开被子,
然后,看到了一只一点都不像兔子的兔子四脚朝天地在战战的床上睡觉,
然后,韩沐伯小老头儿就小老头儿式惆怅了,开始盯着兔子发呆。
然后,发现兔子很白,嗯,和战战一样;
睡觉爱平躺但怎么看都不是安分的,嗯,和战战一样;
于是,起身,转头,找薯片,放到兔子的鼻子旁。
然后,兔子苏醒了,“稳准狠”地吃掉了薯片,
然后,睁开了眼睛。
然后,韩沐伯小老头儿继续小老头儿式观察;
会吃薯片并且会被唤醒,嗯,和战战一样;
牙好白,嗯,和战战一样;
眼睛好漂亮,嗯,和战战一样;
好萌,嗷,和战战一样!
肯定是战战的宠物,听说宠物随主人。
但是战战比它可爱,韩沐伯小老头儿就痴汉了。
然后,床上的兔子露出了“战战”牌“冷漠脸”,
然而,韩沐伯小老头儿开始确定这是战战的宠物。
兔子摆正姿态,然后在看到了自己毛茸茸的爪子的时候
不自觉露出了大白牙,满脸的吃惊,
然后,扒过了手机,在发现毛绒爪子打不开屏幕的时候,淡定地用了鼻子,然后打开了便签,打出了“我是肖战”的字样时,
韩沐伯小老头儿不小老头儿了。
吃饭时,满桌的人,提出这不可能是战战,
然后,韩沐伯递过手机,
然后,战战兔有一次打出了“我是肖战”的字样,
于是乎,磊磊把嘉嘉搂进了怀里,嘉嘉睁大了眼睛盯着战战兔,老谷掐了小伍的脸,小伍的虎牙露了出来,陈导揉光光的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光光JPG了,某粤傲娇不傲娇了,白老师被某粤傲娇捂住了眼睛。
韩沐伯骤然间圆满了。
战战兔开始欢乐地在桌上找寻吃的了,在电光火石间看完了养兔指南的韩沐伯,阻止了战战兔吃许多东西,于是,收到了各种花式“战战”牌“冷漠脸”,
回魂的嘉嘉向磊磊撒娇:“磊磊~我能不能把战战抱走~好可爱哦~磊磊~”
磊磊点点头,开始学习陈导揉头,嗯,嘉嘉的头发好软。
听到的战战兔抛下了韩沐伯,蹦向了嘉嘉。
韩沐伯又小老头儿了,小伍,光光和白老师奔向了嘉嘉和战战兔。
磊磊,老谷,陈导和某粤傲娇约起打牌去了。
韩沐伯小老头儿被抛下了。
度过了一个周白天没有战战,晚上把战战兔搂进怀里睡觉的日子,韩沐伯,默了。
然而,某一天,韩沐伯对着战战兔发呆的时候,睡着了,然后,大年三十,的早上,韩沐伯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窝在自己怀里的战战,他醒的时候战战也醒了,战战抬头在韩沐伯唇上印下一吻,嗯,真甜。